2018年来自境外研修人员的报道(五)

-- 美国坦帕总医院

文章来源:对外协作处 作者:贾潇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1日 点击数:36 字号:

在省卫计委的精心组织和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我有幸到美国USF大学的附属TGH医院进行为期120天的研修学习,通过此次学习进一步提升了自己的外语水平,更新了临床技术理念,开阔了眼界。现将此次研修期间的所见所闻、所感记录下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一、研修医院概况

我们这次研修所在的坦帕市位于佛罗里达州,阳光明媚,碧海蓝天,全年平均气温22摄氏度,是美国最佳的度假胜地,也是全美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此次研修所在的美国坦帕总医院(Tampa General Hospital,TGH),是一所私立非营利性质的综合医院,坐落在坦帕市的Davis岛上,拥有床位1014张,员工7300余人,为附近地县400多万人提供诊疗服务,在佛罗里达州仅次于世界著名的梅奥医学分中心,其中肾病、泌尿专业全美排名前20名,心内、心外、普外、骨科专业全美排名前30名,并以优秀的医院管理享誉全美。医院位置得天独厚,其多半的病房可以欣赏到外面美丽的海景,嗅到清新的海风,听到海浪的声音,真可谓“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给病人带来宁静、祥和、舒适的感觉。能来到TGH医院研修学习,我怀着朝圣般的心情,带回一些先进的经验和理念,来帮助我以后更好的工作。

二、美国医师培养

在美国,医生可以说是美国社会中“勤奋”“博学”“有社会责任感”等这些美好词汇的代言人。美国医生的培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美国学生在完成4年理工科大学学习后,才可以就读医学院,而在佛罗里达大学只有3%的学生毕业后能够录取到医学院。大学本科4年毕业后,需再读4年的医学院,医学院毕业后去医院做Resident(住院医师),一般根据专业不同需3-5年,最后1年通过行医执照考试(United States medical liscence examination),USMLE在总体上其分为三步,其通过率只有约46%,有了执照,就可以去一些非大型医疗中心的医院上班了。如果你比较上进,要进大型医疗中心,想进一步学习医学专科,如骨科、神经外科,那要根据不同的专业进行1-4年的Fellow(专科规培医生,为住院医与主治医之间的培训阶段)培训,完了以后通过考试,就可以到医院应聘上班了,这时你就是Attending(主治医生)了,这也是美国医师的最高职称了。

和我们国内医院分基层医院和大医院一样,这里有Private Practice(私人诊所)和Academic Medical Center(大型学术中心医院)之分。如果没有美国政府的政策,相信美国医生和国内多数医生想法是一样的,多数人更愿意去大医院上班。为避免由此引起的医疗资源的不均衡,美国政府出台了如下的政策,去Private Practice(私人诊所)上班的,包括作为Family Physician(家庭医生)医生的工资是去Academic Medical Center(大型学术中心医院)上班医生工资的2倍,这是明确的。大医院搞学术容易做出名气,小医院看病挣钱多,看医生自己怎么想。通过这一手段来调控医疗资源的分布,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在美国,医生十分紧缺,不是因为没人报考医学院,而是由于美国医学生实行精英教育,名额有限,只有成绩最好的学生才考得上医学院。为保证医生的价值,美国政府严格控制医学院的招生数量。2015年,美国人口3.2亿,全美毕业医学生总量为1.9万人。那么有人要问了,美国每年毕业医生这么少,谁来干活?美国有许多Physician Assistant(医生助手,简称PA),PA培养的门槛比医生低得多,一般大学毕业后经过2-3年的医学学习和临床培训,通过考试,就可以拿到证了,也有很多护士转行过来做PA的。医院的PA大多帮助医生开刀的时候拉钩,缺人的时候也可做一助,帮助麻醉科医生麻醉过程中管病人,也可推麻药。但是一些关键的步骤,如全麻诱导等,是不能参与的。PA门槛低,承担的职责不重,收入也比医生少很多。

三、研修概况与心得体会

我有幸跟随骨科主任Dr. Waston教授进行了将近4个月的研修学习,感受到TGH在医疗技术、医生规范化培训、医院文化建设等多方面都十分重视。

(一)以人为本的治疗理念

TGH始终秉持“patient first(患者第一)”的治疗理念,一直提倡“给每一个病人以世界级的关爱”。从医院门口的服务人员到门诊大堂的管理人员、护士接诊台的工作人员、再到接诊的主治医生,处处体现着关爱,时时为就诊患者着想。他们与患者见面问候、咨询病史、拥抱老患者、倾听患者的诉求等,医患间充满着需要与被需要、信任和被信任,患者的就诊过程常常就像是一场新老朋友的见面,亲切自然。在手术室里,我依旧能看到他们高度的责任心和对患者真心关怀。他们规范的诊治理念、术中再会诊、术中再沟通以及设身处地为患者和家属建议手术方案的情景,让我为之感动。

尽管TGH严格控制医疗成本,但当涉及患者安全性与舒适性时,医院还是会增加投入。医院规划与布局均体现了“患者第一”理念,以方便患者就诊及尊重患者为最高准则,体现了高度人性化。

(二)手术中的细节

美国的医疗给人最深刻的感受就是规范与细致,并能将最新的医疗理念与技术快速的运用到患者的诊疗中去,体现出非常高的执行效率。例如在外科手术的患者中,50%-70%可能发生术中低体温,尤其在开胸、开腹的患者中更易发生,低体温可导致机体凝血功能障碍,使患者术后苏醒延迟,降低机体免疫力,增加术后伤口感染的机率,在TGH手术室常规给与每位患者专门的持续保温装置。下肢深静脉血栓是术后常见的并发症之一,严重者可导致术后肺栓塞的形成危机生命,TGH手术室在于手术医师协商后对每位术后苏醒的患者在麻醉恢复室随即进行下肢气压干预治疗,体现了目前国际推崇的快速康复理念。在手术结束清点纱布的环节,TGH设计了纱布计数袋,它的引入避免了从手术台上拿下的纱布对周围环境的二次污染和纱布遗漏,也使纱布清点工作整齐明确,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纱布计数袋,但它体现了TGH对每一个细小环节的重视与优化。这也体现了他们的创新无处不在,只要敢摒弃传统的思想,去关注、去思考、去实践,就能有所收获。

(三) 医疗器械的选择

在为患者选择治疗措施,尤其是选择植入性医疗器械时,美国的临床医师不会去考虑医疗成本,他们只关注治疗效果。美国大部分病人都会自行购买相关的医疗保险,且保障范围及保险比例极大,病人在选择最佳的治疗方案后不会面临无钱治病的困窘。在髋膝关节初次置换及二次翻修上,TGH的医生都选择使用美国本土产品Smith & Nephew(施乐辉,该公司成立于1856年,目前在骨科关节重建、先进伤口管理、运动医学和创伤四大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在运动医学领域位居全球第一),这就保障的美国患者既享受了全球最好的产品,又使得他们享受到保险公司高比例的保险份额。医患之间的相互尊重和相互信任,使得TGH的医疗氛围舒适。2017年,据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民众对医生的信任度高达61%,排第二,仅次于对自己父母的信任度,比对Mother-in-law(岳母)和Father-in-law(岳父)还高,这令我很吃惊。根据这段时间的观察,我认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医生在临床工作中对患者充满爱与关怀,且能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与患者进行深入的沟通交流。

(四)骨科医生的工作

在TGH骨科病房,这里最辛苦的是Resident(住院医师),他们每天需要6点钟查房,处理病人。手术一般都是在7点半准时开始,Resident就要去手术室上台拉钩,手术结束还要处理病人,基本上一天时间都花费在医院里。而Attending(主治医师)只要关注重点病人就行,比如自己开完刀的病人,什么时候去看也不一定,因为Attending在各个不同医院行医,今天在这个医院门诊,明天就可能在另外一个医院开刀了。只要下级的医生管好病人,随时保持联系就可以了,因此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个BB机。因此,美国的Resident都训练得很充分,经历过种种磨练,一般情况都能自己处理。

在这里没有普通门诊和专家门诊之分,能坐诊的都是Attending,都是专家门诊。除了急诊,医生每天看诊的患者都是提前预约好的。Dr.Waston在TGH的门诊从早晨9点钟开始,一位Resident向他汇报病史(基本上是术后复查的患者,一般的实验室及各项影像学检查结果都是已经提前做好了的),之后几位医生再到旁边的一间诊疗室具体问诊患者及查体,如有需要术后X线复查的,医生都会亲自告知。在问诊、查体过程中医生还会向患者及家属解释病情及说明下一步的治疗计划,还会反复询问患者是否还有疑问。这样通常接诊一位患者需要至少30分钟的时间。Dr.Waston一般一上午接诊6位患者。中午门诊结束后他们不休息,也不吃饭,而是直接到病房处理他们的事情,饭都是见缝插针的在吃,没有固定的时间和地方。

(五)医疗纠纷处理规范化

学习期间,我了解到在美国不仅患者能享受到优质充分的照护,医务人员也能得到应有的尊重,医院里处处是医患和谐、共占病魔的美好画面。美国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医疗纠纷和医疗诉讼呈井喷状爆发,法院不堪重负,医患双方出现信任危机,在政府的推动下,各州开始尝试替代性纠纷解决办法,立法规定医疗纠纷必须进行审前筛查、调节、仲裁等。

TGH对医患关系高度重视。首先,设立医患办公室,主要负责全院的医疗投诉,并回复一些简单、能及时处理的投诉问题。其次,对一些复杂的涉及医疗差错的投诉,他们一方面告知患者相关的处理途径,另一方面将纠纷转至风险管理部门处理。风险管理部门主动联系患者或其委托人,通过第三方调解或仲裁方式解决纠纷。第三方调解仲裁委员会一般由退休法官和律师组成,具有权威性及可信度,对双方当事人来讲都是一种较为合理的选择。最后,美国医疗责任险是强制保险,医师因差错、事故所支付的赔偿均有保险公司支付,且在医师发生纠纷后,医生并不过多的参与纠纷处理过程,相对而言更能集中精力进行医疗工作。此外,美国之所以没有出现我们的医闹,也与美国法制健全、执法严格密不可分。

我对USF-TGH医院的向往由来已久,今年终于得到了这样一个宝贵的机会,用四个月的时间好好地在这座医学的圣殿中静下心来细细研习。来之前,我既兴奋,也担心学习时间不足。转眼,四个月的学习生活一晃而过,真是精神的饕餮大餐。那些亦师亦友的教授们,一起共同学习同进同出的室友们,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地难以忘怀。

感谢省卫计委外事处老师们的协调安排,感谢医院领导和科室主任及同事们的关心,感谢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使我这次美国研修之旅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我将继续珍惜每一天,充分利用好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把握学习机会,不辜负领导和同事们的期望,有效提升我的整体素养,更好地为患者服务,为医院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研修人员:关节骨一科 贾潇

彩虹映照下的TGH医院

候诊大厅

医院楼内长廊

手术室一角

手术室刷手标语

与Dr. Waston教授合影

全体研修学员合影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