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来自境外研修人员的报道(二)

-- 瑞典延雪平大学、卡罗林斯卡医学院

文章来源:对外协作处 作者:寄婧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0日 点击数:68 字号:

2018年11月25日-12月8日,我有幸参加了由省卫健委组织的甘肃省阿尔兹海默症痴呆预防治疗、护理高级培训项目。

此次培训内容充实,在瑞典延雪平大学健康管理学院的一周里了解了瑞典健康管理的社会服务组织体系,痴呆早期筛查、评估、治疗(认知和药物),痴呆的行为心理症状(BPSD)及应对,老年痴呆护理零视角——以人为本护理理念在痴呆症护理的应用。在卡罗林斯学院的一周学习了阿尔兹海默症(AD)早期病理诊断、发病机制、药物治疗,AD和其他痴呆的神经病理学改变,痴呆遗传机制和AD的干预措施等;参观了瑞典记忆门诊、衰老研究所,了解了其科研工作的情况以及痴呆护理院环境、基础设施的设计理念和临终关怀相关内容。

经过两周密集性学习,我对老年性痴呆发病机制、早期病理诊断、神经病理学改变及药物康复治疗及多因素全方位干预和零视角的护理有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主要体会如下:

一、完善的医疗体系。瑞典有从国家到省、市级的医疗管理体系和相互依存又相对独立的适应本地区经济、文化发展的各项指(涵盖医疗管理到医疗服务),规范着老年痴呆的各种医疗、护理工作。而我们仅有痴呆的诊治指南,缺乏相应围绕诊疗的社会服务体系参与管理制度。尤其是在慢性病的管理中更是突出,缺乏从预防、诊断到全面治疗和社会服务一体化纲领性指导政策。

二、以人为本理念始终贯彻于痴呆诊疗的整个过程中。以人为本理念在我国医疗工作中宣传了多年,尤其是在护理工作中应用较多,但我们只局限于临床部分工作,从内容到形式都较片面,局限于对患者的全面包揽式照顾。而瑞典更多关注的是患者的文化教育背景、经历、爱好,既保护了患者个性化的特征,又尊重个体的价值;痴呆诊治机构建筑设计均遵从人和环境和谐融合,不论是记忆门诊还是痴呆日托中心,养老院从建筑到空间利用,病房私人物品的摆放,再到认知刺激治疗的实施处处彰显着人与环境的密切关系和患者的被尊重。这一巨大差距填补和拓展了我对以人为本护理理念的认知。在今后的工作中非常值得我们借鉴。

三、庞大的痴呆护理专业团队。护理教育体系和培养方式不同。我国大量的护理工作者均在临床一线,专业技能单一。瑞典有分工责职清晰的护理团队,更多的活跃在社区服务机构,专业的注册护士既可以是社会养老机构的负责人又是这些专业照护机构医疗工作的保障者。

我国社会老龄化带来了养老机构快速发展,各项养老项目蜂拥而起。由地产商和非专业人员参与和主导的养老机构不论是建筑设计还是专业的照护都不符合养老机构要求,现在提倡的居家养老更是需要大量的专业服务团队,尤其是护理服务。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规范合理、科学规划未来从养老服务人员的专业和职业教育,通过持续的继续教育和高校学历教育方式培养储人才。

四、完善的数据登记制度和庞大的科研体系造就了丰硕的成果。瑞典从上世纪开始人口信息全面登记制度(非我国户籍登记),包括基本信息、教育、环境、生活习惯和疾病等所有相关信息,并保持一生持续登记。正是这些完善的信息管理制度使他们在遗传生物领域里寻找到了疾病发生、发展的规律并生产了系列领先全球的科研成果。科研工作的细致、不计成本和长期延续性,独特的小视角大问题发现,单一领域的细化研究都令我们感慨和学习。反思我们的数据统计缺陷:不详实、非共享、无持续性、非统一(一人有多个信息),这种缺陷造成信息数据主要片段丢失,无规律可循,数据科研的可信度、价值不高。

瑞典科研投入不仅来源于政府,更多来自社会,启示我们科研更应该关注民生,重视细节,关注常见病。

五、多专业,多领域团队协作。本次培训课程安排充分,体现了多学科合作的模式。授课老师均来自临床一线,药理、病理、精神心理、影像、社会工作、护理、口腔营养等同痴呆相关的所有专业。而多学科、跨专业工作模式正是是我们近几年一直探索和践行的工作模式。我们康复医学科一直在遵循着这一模式。这种实践不仅体现在临床工作中同其他临床科室的协作(骨科、老年病科、神经、呼吸、心内等),还在我们开展的继教项目中,跨专业专家团队授课中体现。痴呆患者多为多重疾病集合体,多学科、多领域,科研、教学、养老机构的密切合作尤为重要。

六、前移关口,理念普及最重要。痴呆病是多因素疾病,诸多高危因素同心血管高危因素一致。1990-2010年我国痴呆增长46%。痴呆多发年龄70岁。瑞典研究发现从血液和脑脊液中出现生物标记物、出现影像学改变到临床症状出现之间的距离是5-10年,甚至更早,故瑞典将关口前移至50岁,所有50岁人群每年均常规进行认识筛查,早期、多领域干预可有效预防,延缓痴呆发展。我们目前认知筛查和治疗仅限于来院就诊的颅脑损伤和有明显认知障碍的患者,覆盖人群面窄。实际在这些患者MRI中有脱髓壳病理改变的占大多数,也意味着大多数血管病变患者在发病前已经存在认知障碍,但因患者认识不足未加以重视和干预。

痴呆做为目前全球面临的问题,不可治愈,但干预有效。我国不论民众还是医务人员对认知障碍理念匮乏,认识不足。重症患者从患者到家属均存在不愿意承认心理问题,使早期出现症状患者被忽略,发现时已到重度,此期不但失去了治疗价值,而且增加社会和家庭的护理成本。仅靠每年9月21日世界痴呆日一天宣传远远不够,我们曾做过社区认知障碍相关健康宣教,但因经费不及无法持续。希望卫健委对健康宣教这类工作给予政策和经费的投入支持,认知科普是应该在路上了。其次应加大对体检机构和社区认知筛查的专业培训。增加社区认知重载治疗技术。

七、思考

随着人口老龄化态势的加剧,人们健康水平的提高,人口预期寿命延长,全球将面临老年退行性疾病和慢病的困扰,庞大的患者群体靠一味增加医院床位,不断提高有限的医疗限额显然是不够的。治未病---阻断或延缓疾病发生、发展,促进全民健康是医疗服务的宗旨。限制病床的扩展,加大疾病后早期康复的服务能力和水平,并给予医保政策的支持,减少并发症,减轻医疗的持续投入。提高基础医疗水平,转变观念,加大健康教育的投入和宣传,应该是根本举措。

从我做起,开展以下工作:

(一)痴呆从认知开始,医患健康教育是早期发现之根本。在院健康大讲堂进行相关痴呆讲座。

(二)以人为本服务理念在本科室工作中的延伸。

(三)协调医院同老年病科、脑病科等相关科室协作建立记忆门诊扩大筛查对象。

(四)扩大我科认知治疗影响力,争取经费支持,编撰认知健康手册,培训社区专职人员。

研修人员:康复医学科 寄婧

参观留影

同授课教授合影

全体培训人员合影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