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布氏杆菌病的治疗研究进展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2日 点击数:1,529 字号:

      人布氏杆菌病是由布鲁氏杆菌所引起的种动物 源性传染病,其传染源是患病的羊牛等,主要通过 职业性或环境接触病畜或其产品而发病,也可通过吸 入含有布鲁氏杆菌的气溶胶[1]感染发病病原体侵入人 体后能引起全身多个系统的损害,临床表现主要为发 头痛体重下降多汗乏力全身不适关节肌肉疼痛和肝脾及淋巴结肿大等,病程在半年之内称 为急性期,超过半年者称为慢性期,也有部分患者不 出现急性期表现而直接进入亚急性期或慢性期[2]

1 人布氏杆菌病的流行病学特点及发病机制 

     人布氏杆菌病全年均可发病,以春末夏初发病较 常见,世界各地均有发病,以农牧养殖地区多发,在 我国如新疆内蒙古青海宁夏西藏陕西吉林 等地发病率较高,其他非牧区省市也有该病散发情况80年代之前该病多呈大规模爆发流行趋势,而今却逐 渐转为分散式点状式的流行形式近年来,布氏杆 菌病的发病率在我国有回升趋势,本病在农村及城市 中的发生率逐年上升,全球每年有约50多万人感染布 鲁菌病,在 2013 年法定传染病发病情况总结中,布氏 杆菌病报告发病数位居第6[3],布氏杆菌病本身的死亡 率不高,但并发症的死亡率很高常见的并发症有神 经血管肌肉骨关节泌尿生殖系统内分泌系统等 病变,也可合并罕见的并发症,如合并心内膜炎致急 性心肌梗死脑栓塞甲状腺危象热性惊厥及脑梗死 等,或者损伤骨髓运动功能障碍,严重影响患者身心 健康和生活质量[4]人布氏杆菌病的发病机制复杂,目前 尚无明确的定义,大部分学者认为是自身免疫变态反 内分泌紊乱免疫抑制以及免疫耐受因素作用的结 [5];还有部分学者认为可能是被感染的单核淋巴细 胞能抵抗细胞的凋亡,使得被感染细胞生存时间延长, 从而增加感染的机会[6]研究表明布鲁菌属细胞内寄生 的病原微生物,首先侵入专职的吞噬细胞,如巨噬细 树突状细胞等,并能在吞噬细胞中存活并生长繁 殖,提示该菌具有逃逸吞噬细胞的吞噬杀灭功能和抑 制细胞凋亡和细胞免疫的机制,从而引起长期的慢性 感染[7];也有研究表明布氏杆菌病的发生发展过程可表现 出菌血症败血症和毒血症,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和小 胶质细胞的活化,参与了本病的免疫病理机制,布氏杆 菌的脂多糖和细菌本身可能导致人体的过敏,从而引 发全身变态反应,累及多组织多脏器和多系统 [8]之,人布氏杆菌病发病机制复杂,很难根治,且易复 发,并发症多,因此,探讨和研究出能够预防及治疗布 氏杆菌病的新方法及新药物具有重要意义

2 目前人布氏杆菌病的治疗手段

2.1 抗菌药物治疗 人布氏杆菌病的抗菌药物治疗原则 为早期规范足量联合该病以抗菌治疗为主要 措施,由于本病是由细胞内菌引起的慢性肉芽肿感染, 治疗需选择能够渗透到巨噬细胞内,而且在细胞内酸 性环境下能发挥作用的药物,可选用四环素类利福 霉素类氨基糖苷类喹诺酮类及头孢类等布氏杆菌主要在人体网状内皮系统的细胞内繁殖,抗菌药物 与抗体不易进入细胞,治疗上常采用抗生素的联合长程或多疗程国外研究证实四环素类是治疗布氏杆 菌疾病最有效的药物,这些药物廉价易购副作用 小,且适合于任何年龄段[9]国外Karabay研究[10]表明, 多西环素-氧氟沙星治疗布氏杆菌效果满意国内王海[11]的研究提示复方甘草酸苷左氧氟沙星多西环素 三药联合应用治疗慢性布氏杆菌病疗效确切,不良反 应发生率低,是治疗慢性布氏杆菌病的有效治疗方案路慎国[12]的研究表明对于布氏杆菌感染者,使用多西 环素联合复方甘草酸苷开展联合治疗,临床效果显著, 安全性强,值得进步推广邓莉莉[13]研究证实利福平 联合多西环素治疗布氏杆菌病,二者有协同作用,能 够明显改善患者临床症状,具有临床诊疗价值最近 的布病抗生素治疗的 Meta 分析提示:双抗治疗的基础 上再增加种抗生素可以提高治疗效果,不良反应率 没有明显升高[14]抗菌药物是治疗该病的首选,但易耐 药,不易根治,复发率高,不良反应多

2.2 手术治疗 人布氏杆菌病并发症多,布氏杆菌性脊柱 炎是常见的并发症,是人体脊柱感染布氏杆菌后主要以 椎间盘炎性病变椎体破坏及脓肿形成为主要表现的特 异性感染[15]多数情况下可采取正规保守治疗使之治愈[16]但对于正规保守治疗效果不佳存在明显腰椎不稳及神 经压迫症状腰痛剧烈的患者,可以考虑手术治疗,目 的在于清除病灶减压椎管矫正畸形及恢复脊柱稳定 缓解疼痛,促进患者早日康复[17]国内苏胜杰等[18]回顾性研究结果表明,在严格把握手术适应证的前提 下,采用手术治疗腰椎布鲁杆菌性脊柱炎可获得满意的 效果,能够达到彻底清除病灶及稳定脊柱的目的,手术 时间术中出血及其术后相关并发症的发生率较低益宝等[19]回顾性分析了23例脊柱布氏杆菌病患者的病例 资料,最终得出结论:大多数患者经药物保守治疗可获 得满意效果,伴有脓肿形成压迫神经或脊髓压迫者经积 极手术治疗,也可获得满意效果进行手术清除病灶与 使用内固定材料在保守治疗无效的布氏杆菌性脊柱炎上 已基本达成共识,但需要严格把握手术适应证

2.3 中医中药治疗 抗菌药物对人布氏杆菌病急性期有 明确的疗效,但不能抑制其复发,对亚急性期慢性 合并有并发症的患者治疗效果欠佳人布氏杆菌 病在中医学中属湿温”“疫病”“虚损”“痹证等范畴,为机体感受外邪,风湿疫疠之邪入 侵,初期表现为外感症状,久而不愈,外邪迁延,耗 伤正气,引起发热关节痛及其他相关症状缠绵难愈主要治则为祛邪和扶正,急性期以祛邪为主,兼以扶 正,慢性期以扶正为主,兼以祛邪,三因制宜,辨证 论治如信彦才[20]认为对于该病的辨证论治正如 伤寒 所说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他采用 这种思路治疗300例布氏杆菌病患者,进行了疗效观察 分析,得出通过规范化中西药联合治疗有效率可达 100%,部分患者服中药依存性差,治疗效果不如中西 医结合治疗患者,这说明中西医结合治疗布病优于单 纯西药治疗,表明中西医结合是治疗布氏杆菌病行之 有效的方法樊永贞[21]采用抗菌药物联合中药八珍丸 加减治疗慢性布病,治愈率显著高于纯西医疗法,对 解决慢性布病治疗的难题,提高慢性布病患者的临床 疗效,有定的实用推广价值赵振霞[22]在常规西医治 疗基础上加用小柴胡汤加减辨证治疗15例布病患者, 与常规西医治疗组进行比较,得出结论是小柴胡汤加 减联合西药治疗布氏杆菌病疗效肯定据刘红霞 [23]道,经典方剂升阳散火汤可以治疗布氏杆菌病所致的慢 性发热诸多研究表明中西医联合治疗人布氏杆菌病 疗效确切,可明显改善机体免疫微循环,抑制过敏 介质及炎性介质的释放,并且具有明显的止痛作用, 但缺乏大样本多中心高质量的RCT证据

2.4 中医特色治疗 大部分人布氏杆菌病患者经抗菌治 中医中药治疗都能治愈,但当布氏杆菌病失治误治,转为慢性期,并发肌肉关节等部位疼痛病并发肌肉关节疼痛时属瘀血内阻气机不畅络不通,属于中医学痹证的范畴,可以给予具有 活血化瘀舒经活络调畅气机通经止痛等作用的 刮痧拔罐针灸溻渍疗法等中医特色治疗王金[24]研究表明刮痧走罐疗法对布病并发的后背窒息样 疼痛有显著疗效,并且见效快,操作简单,无毒副作 用,无痛苦,患者易于接受因此该治疗方法值得在 临床上推广应用赵越洋等[25]32例布病并发关节积液 的患者采用火针治疗,治愈率87.5%,有效率100%结果满意,值得推广使用张雪英等[26]采用辨证选穴辨证选法的方法治疗布病并发骨关节疼痛患者,如对 于辨证为气血不足正虚邪恋的患者使用穴位注射黄 芪注射液以扶正祛邪,益气养血,对于肝肾心脾失调 的患者应用毫针疗法滋补肝肾,调理心脾,对于瘀血 阻络者应用华佗夹脊火针点刺法活血化瘀通络止痛中医特色治疗人布氏杆菌病具有定优势

2.5 其他治疗 由于人布氏杆菌病病程长,患者因长期 发热肌肉疼痛骨关节疼痛等,处于慢性消耗状态 之中,在临床诊治过程中营养支持治疗也不容忽视, 如给予氨基酸注射液维生素 B维生素 C 等对症支 持治疗,有助于患者康复及恢复体能[27]据临床观察报 [28-29],慢性布病患者中蒙药联合能发挥长期实践经验 的特长,明显改善症状,缩短疗程,减少布病的复发 率,提高治愈率,增强人体免疫力另外改变饮食习 加强功能锻炼也有助于布病慢性期的恢复

3 总结与展望 目前我国布病疫情形势严峻,发病率逐年上升,已成为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之[30]布病治疗过程中易 出现耐药现象,很难根治,且易复发研究证实中医 中药及中医特色疗法对布病治疗有确切的疗效,但大 多研究为临床观察及回顾性的病例分析,缺乏高质量 RCT及多中心大样本的研究因此,临床医生和药 学人员应该加大中医中药及中医特色疗法治疗布病的 研究力度,为中医药及中医特色疗法治疗布病提供科 学依据从而提高治疗成功率,降低布病复发率,减 少并发症发生率,缩短治疗周期,减少不良反应

参考文献

[1]曾令佳,杨雯雯,帖萍,等.山西省医疗机构 2015 年布鲁氏菌病诊断与报 告质量调查[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738(11):1480-1483.

[2]邹洋,冯曼玲,王非,等.布氏杆菌病药物治疗现状分析[J].中国全科医 学,201215(20):2332-2335. [3]王永怡,王姝.2013 年感染性疾病热点回顾[J].传染病信息,20141(27):1-2. 

[4]王晶,王维平,李宝广,等.以脑梗死为特点的布氏菌病[J].脑与神经 疾病杂志,201018(5):394. [5]Drevets D ALeenen P JGreenfield R A. Invasion of the central nervous system by intracellular bacteria[J]. Clinical Microbiology Reviews201417 (2):323-347.

[6]Tolomeo MCarlo P DAbbadessa Vet al. Monocyte and lymphocyte apoptosis resistance in acute and chronic brucellosis and its possible implications in clinical management[J].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201336(12):1533-1538.

[7]包依夏姆·阿巴拜克力.布氏杆菌病 146 例临床分析[D].乌鲁木齐:新疆 医科大学,2013. 

[8]孟祥珠.布氏杆菌病 1 的例化床分析 [D].济南:山东大学,2017.

[9]SOLERA. Update on brucellosistherapeuticchallenges[J]. Int Antimicrob Ag2010361):18-20.

[10]Karabay OSencan IKayas Det al. Ofloxacinplus rifampicin versus doxycycline plus rifampicin in the treatment of brucellosisa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 BMC Infect Dis201441):8-16.

[11]王海波,刘海春,王振清.复方甘草酸苷联合西药治疗慢性布氏杆菌病[J]. 吉林中医药,2015352:164-166. 

[12]路慎国.多西环素联合复方甘草酸苷治疗布氏杆菌 30 例临床分析[J]. 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7468:13278-13279.

[13]邓莉莉,张君艳.利福平联合多西环素治疗布氏杆菌病的临床疗效观察[J]. 中外女性健康研究,20169:222-221.

[14]丁枫,周玉美,郑源强,等.布病抗生素治疗的 Meta 分析[J].中国免疫学 杂志,201733(5): 726-733.

[15]TALLEKOC AONER Aet al. Spinal brucellosis[J]. NEU-Roimaging clin NAM201525(2):233-245. 

[16]ULU-KILIC AKARAAKAS ARDEM Het al. Update on treatment options for spinal brecellosis[J].Microbiol Infect201420(2):75-82. 

[17]WANG Z YUAN H GENG G etal. Posterior mono-segmental fixationcombined with anterior debridement and strutgraftfor treatment of the mono segemental lumbar spine tuber- culosis[J]. Int Orthop201236(2):325-329.

[18]苏胜杰,牛宁奎,施建党,等.椎间孔入路病灶清除植骨融合椎弓根钉 内固定治疗腰椎布氏杆菌性脊柱炎的疗效分析[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医 学版),201738(4):554-558. 

[19]郎益宝,邱玉金,孙海滨,等.23 例脊柱布氏杆菌病的临床诊治分析[J]. 中国医药科学,20177(1):28-3173. 

[20]信彦才,赵勇,信长华.中西医结合治疗急性布氏杆菌病 300 例疗效分 [J].中国医学工程,201220(10):113.

[21]樊永贞,沈跃文,钱桂峰,等.中西医结合治疗慢性布鲁杆菌病效果观察[J]. 疾病监测与控制,20148(7):428-430. 

[22]赵振霞,贾奎,刘彩莉,等.小柴胡汤加减治疗布氏杆菌病 15 [J].河南 中医,20164:580-582. [23]刘红霞,刘迎春,岳振逸,等.升阳散火汤除湿法治疗布鲁氏杆菌病发热 1 例临床体会[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5(23)4927.

[24]王金梅.刮痧走罐治疗布鲁氏杆菌病引起的后背窒息样痛[J].中国保健 营养(中旬刊),2014(7):4506-4506. 

[25]赵越洋.王金梅.火针治疗慢性布鲁氏杆菌病引起的关节积液 32 例临 床观察[J].中医临床研究,20124(7):59-60.

[26]张雪英,张启亮.慢性布鲁氏杆菌病的针灸治疗[J].疾病预防控制通报, 20115:94.

[27]梁栋,孟海艳,唐全,等.2 型糖尿病合并布鲁氏菌病 1 例报告[J].山西医 科大学学报,201546(9):944-945.

[28]和殿峰.探析治疗慢性布氏菌病常用中药的药理作用[J].中国医药指 南,20151314:296-297. 

[29]于修志.中蒙医解毒化湿法治疗布鲁氏菌病[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 2016229:30-32. 

[30]Lai SZhou HXiong Wet al. Changing epidemiology of human brucellosisChina1955-2014[J]. Emerg Infect Dis201723(2):184-189.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